欢迎光临!

正文

第一买菜平台,一夜就垮了

Aug 01
admin 2022-08-01 18:59 服务项目   浏览量:   次

每日优鲜总部人去楼空,6 月份才刚刚入驻。图源:时代财经

上个月,我们还在讨论每日优鲜从创立到倒闭需要多长时间,今天就得到了答案—— 8 年。昨夜,每日优鲜被曝一夜解散,人去楼空。

"公司员工已经遣散了,今天也是我们上班的最后一天。"每日优鲜总部一楼大厅的保安阿强对时代财经说。

就在一个月前,作为外包员工的他,和公司一起从北京最繁华的互联网公司聚集地之一的望京,搬到了 26 公里以外的顺义博润科技园。这里距离机场直线距离仅有 2 公里,如果创始人要跑路,最快只需要 20 分钟。

2 亿元的融资,没能挽救每日优鲜失控的局面。

半个多月前,每日优鲜发布公告称,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 2 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投资。

近日,每日优鲜关停了北京、上海、天津等一线城市 30 分钟达业务,只保留了"云超特卖"业务,这意味着每日优鲜没有守住独创的前置仓模式。

坏消息接踵而来。7 月 28 日,有每日优鲜员工在脉脉上爆料,每日优鲜并未在规定时间内补交工资,并且登不上飞书和 vpn 后台,面临整体解散的风险。

事后,每日优鲜公关人员向时代财经回应称,网络传言不实,公司并未"解散"。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

不过,时代财经发现,目前每日优鲜 App 无法正常下单,选完商品提交支付时提示,产品在当前地址下无货。截止发稿前,每日优鲜的股价为 0.14 美元,一度跌超 40%。

6 月刚搬新家,如今已经人去楼空

7 月 28 日晚上,时代财经来到位于北京顺义区的每日优鲜新总部大楼,现场有多名工作人员正在搬走沙发等物品。

附近办公楼的施工人员告诉时代财经,现在来找每日优鲜的人都是来"要钱"的,他们仅留下了两名保安值守。

在装修得崭新的办公楼里,时代财经见到了夜班保安阿强,他表示,每日优鲜的办公室共五层,楼里高峰时期有 2000 多人办公,目前工作人员都已撤离,他自己也将从明天(29 日)起开始放假。

此前,他作为外包员工,已经跟随每日优鲜两年时间,中间搬过三、四次办公地点。

每日优鲜旧总部至今一片狼藉。图源:时代财经

就在 6 月份,阿强刚刚和每日优鲜其他员工一起,搬离了位于北京望京万科时代中心的旧总部,新园区紧邻北京首都机场。

阿强表示,办公楼的房租每平方米只要五块钱左右。而在望京旧址,每日优鲜曾录下了多段招聘视频,展示公司内部环境和楼下商圈娱乐消费的便利。

突如其来的遣散通知,让每日优鲜的离场非常不体面。据界面报道,员工们不仅拿不到 N+1 的赔偿,公司还拖欠了两个月以上的工资。在一份网传的会议录音中,一位每日优鲜的工作人员表示,7 月的社保公积金将依旧由公司缴纳,但是 8 月就需要自行缴纳。

曾经,来自外包公司的阿强羡慕着每日进进出出的光鲜白领。如今,他庆幸地告诉时代财经,因为属于第三方公司,所以没遇到欠薪的问题。

创始人、高管集体退出,生鲜电商第一股折戟

无风不起浪,每日优鲜的危机早有迹象。

E 轮融资后,大股东腾讯便不在投资方行列,而在这之前,腾讯先后参与了每日优鲜 5 轮融资。去年 11 月,担任每日优鲜董事的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辞去每日优鲜董事会职务。

资本的退出,也为每日优鲜的盈利窘境埋下了伏笔。自 2018 年到 2020 年三年间,每日优鲜净亏损分别为 22.32 亿元、29.09 亿元和 16.49 亿元,三年累计亏损了 67.9 亿元。

到了 2021 年,每日优鲜的亏损幅度并没有收窄。

根据财报显示,2021 第三季度每日优鲜亏损 9.7 亿元,预计第四季度亏损 7 亿元,2021 年全年亏损 37.37 亿元— 37.67 亿元,相当于平均每月亏损超过 3 亿元,四年累计亏损超过 100 亿元。

早在 2020 年 12 月,方远(化名)就开启了漫长的催款之路,他连续三个月向平台供货蛋黄酥、榴莲饼,由于与对接的采购和财务人员频繁变动,方远迟迟没等到款项到账。

最后一次与每日优鲜人员交涉是去年 9 月,方远向每日优鲜总部提交了借款公函,但对方一直没有音讯。

他考虑过走法律诉讼途径,但动辄半年以上的周期,让方远忍了下来。"找律师咨询过,听说北京供应商和每日优鲜的纠纷案件都得排上一年。"

今年 3 月,广东海鲜产品供应商李辉(化名)中断了与每日优鲜的合作,起因是 26 万元的回款一拖再拖,而回款账期也延长至 105 天。

"对接人员都在相互踢皮球,最近他们给的回应是离职了,不再负责相关事宜。"李辉曾两次前往华南总部讨要说法,但对方都以交由总部处理回绝了他的诉求,而近期位于深圳南山区的每日优鲜办公点也人去楼空。

天眼查数据显示,每日优鲜的法律诉讼案件总金额超过 2500 万元。

受负面舆论影响,每日优鲜采取过一系列降本增效的自救方法,包括裁员以及收缩前置仓。在巅峰时期,每日优鲜的业务覆盖约 20 个城市,拥有约 5000 个前置仓点位,而到了 2021 年 9 月末,前置仓只剩下 631 个。

对于每日优鲜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东辉集团 2 亿元的融资。不过,按照每日优鲜的亏损速度,这笔融资也只是杯水车薪。

随后,每日优鲜的高管人员也发生了巨大变动。天眼查显示,联合创始人曾斌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经理,新增孙玉英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

除了曾斌,每日优鲜创始人兼 CEO 徐正、每日优鲜副总裁李漾、每日优鲜智能生鲜市场业务负责人孙原、每日优鲜 CFO 王珺等一众高管也从公司主要人员中退出。

资本逃离、业务收缩、盈利遥遥无期 …… 每日优鲜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等待它的最后一张牌是什么?这张牌还能挽回大局吗?


    907彩票平台,907彩票官网,907彩票网址,907彩票下载,907彩票app,907彩票开户,907彩票投注,907彩票购彩,907彩票注册,907彩票登录,907彩票邀请码,907彩票技巧,907彩票手机版,907彩票靠谱吗,907彩票走势图,907彩票开奖结果